苏许北

杂食人,艺考狗,两只炭笔干一宿。

感觉我最多再发愤图强这两天搞出来小妈那篇的3,然后就要开始再次拖更了(无慈悲)

一个简单的狗血故事②

#原著属于百濑,ooc属于我

#abo设定,乱a寂o

#小妈文学

以上都ok——


女人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生病时的人总是会更固执,女人是这样,少年也是这样,神宫寺寂雷不得不分出更多的时间去照顾这两个人,最近他请了长假,每天回家都很早。

“我回来了。”

没有人回应。

神宫寺寂雷没有等待,可能是她又睡着了,病情加重后女人变得嗜睡,他已经习惯了。

“睡在沙发上吗……不盖被子会感冒的。”他小声的自语。正在神宫寺寂雷准备转身去房间里拿被子时,一个水蓝色的身影撞进他的眼里。

“啊,乱数。”神宫寺寂雷稍微有些惊讶,平时这个点他都在准备晚饭,在最后一盘菜端上餐桌时少年才会出现。。“你母亲睡着了,我要去拿被子。”

饴村乱数点了点头,冲他扬起一个浅淡的笑容。

 

“我在这里等着。”少年甜腻的语气里夹杂着一丝迫切。“…我想吃蓝莓蛋糕了。”

“明天回家的时候会带给你的。”神宫寺寂雷忍不住摸了摸对方的头,这是他这么多天里第一次和饴村乱数有直接的肢体接触。

 

 

这一动作仿佛打开了两人之间无形的枷锁,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饴村乱数变得粘人,每天神宫寺寂雷上班前都能听见活力满满的问候,晚上回家时不等他掏出钥匙,少年就开门接过他手里的东西。

 

“乱数,你母亲的身体……不乐观了。”

晚饭后,神宫寺寂雷拿着海绵清洗碗碟,饴村乱数跟着他在一旁吃甜点。

 

今天的甜点是草莓慕斯。

 

混合着水流声,神宫寺寂雷说了不少他工作上的事和有关女人病情的事。

“收容所的工作很繁忙,除了一些伤势严重的孩子,还有许多因为观念不愿意接受我们救助的人……”

“现在的情势已经好了不少,十年前战争的时候Omega是作为物资的存在。”

“但我们会让情势变得更好。”

……

听着低沉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饴村乱数不由得咬着塑料叉子发起呆。

这样温馨的时光似乎在很久之前存在过。

 

“乱数,困了吗?”神宫寺寂雷把最后一只盘子放到架子上,转头就看到少年端着还剩一小块蛋糕的瓷盘出神。

“啊,是有一点困了呢……”饴村乱数熟练地用无辜的笑容搪塞过去。

“蛋糕不想吃了可以放到桌子上,已经快十点了,去休息吧。”

看着神宫寺寂雷温和充满关心的表情,饴村乱数在一瞬间感到烦躁,但在他表现出来前就被咽回了肚子里。

什么啊……

少年在心里嘟囔。

“乱数?”看对方不说话,神宫寺寂雷以为饴村乱数没有听到自己的话。他正准备再重复一遍话语时,托盘与桌面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

“听到了哦,那我就先去睡觉啦,晚安寂雷——”

少年向他笑了笑,转身离开了厨房。

“看上去有些着急的样子……可能是太累了吧,或许我该找个时间好好和乱数聊一聊。”神宫寺寂雷暗自想到。

找文

是一篇中国文豪设定的文,鲁迅是首领,据点是一家茶馆,有一位文豪的能力是通过水获取情报,还有一位被派去了港黑,大致有这些印象

一个简单的狗血故事①

#乱寂abo设

#有小妈情节和强迫情节,雷者慎入

#之前发过,这是修改版,老饭新炒

#角色属于百濑,ooc属于我


全部接受请往下看☞


“乱数,这是你的新妈妈。”女人把身边高大但温和的omega介绍给饴村乱数。

神宫寺寂雷有些紧张,他并不清楚继子的性格喜好,面前的孩子盯得他有些喘不过气。“你好,我是神宫寺寂雷。”神宫寺寂雷弯下腰,主动伸出手,尽力释放他的善意。

饴村乱数依然用一种奇特的眼神看着他,良久,少年勾起了唇角,对他弯眼扬起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同时回握了他的手。

冰冷的触觉和对方迅速抽回的动作让神宫寺寂雷联想到某种嘶嘶吐信的狩猎者。

“乱数,饴村乱数。”少年介绍自己。“我可以喊你寂雷吗?”

“当然可以。”神宫寺寂雷压抑住心里奇异的想法,温和地答到。

两个人正在说话的时候,女人忽然发出一阵压抑的咳嗽声。“没事吧?”神宫寺寂雷赶忙扶住了她。“先去休息休息吧。”

“咳,老毛病,吃了药躺一会儿就好了,乱数,带着寂雷转一转。”女人捂着腹部,脸色苍白。

“当然,没有问题的哦!”饴村乱数抬头看向神宫寺寂雷,灿烂的笑容让神宫寺寂雷心里莫名的一跳。

“麻烦乱数了……”“那就从厨房开始吧!”粉色头发的少年拉着他向厨房走去。

难以置信,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力气。神宫寺寂雷没来得及多做思考,少年拽着他的衣袖,神宫寺寂雷不得不微微弯下腰。

“这里就是厨房了哦,只不过平时母亲不怎么做饭,我也不擅长,这些东西都要落灰了。”饴村乱数松开了手,背对着神宫寺寂雷介绍到。“不过现在寂雷来了,就有人来使用它们啦。”

“……我以后会多利用它们的。”神宫寺寂雷牵住饴村乱数的手,冰凉的触感再次让他联想到了隐匿在黑暗中伺机而动的蛇。“那下一个房间是什么呢?”他说的是左侧小过道里的一道推拉门,用着和墙纸相似的颜色。

“这里是杂物间,有什么不常用的东西都会放在这里哦。”饴村乱数没有挣开神宫寺寂雷的手,杂物间的门发出嘎吱的声音,灰尘把物品和饴村乱数的话语都掩盖住了。

“什么?”神宫寺寂雷有些疑惑地问到,他似乎听到饴村乱数说了什么。

“哈哈~我什么也没有说哦,寂雷听错了吧。”饴村乱数的笑容依旧灿烂,像是冬日的阳光照在深不可测的海面上。


神宫寺寂雷和饴村乱数和平相处了一段时间,他们就像是一家人一样,神宫寺寂雷松了口气。

饴村乱数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难相处。

神宫寺寂雷在搬来的两天后就忍不住给饴村乱数开了些药,少年常年冰凉的手和苍白的脸色让他担心,而对方可爱的面容和后颈的抑制贴也让他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的继子是一位omage。

饴村乱数没有拒绝他的好意,但还是嘟起嘴抱怨了一两句。

“乱数还是更喜欢甜食的嘛!”

于是,每天和药物一起出现的还会有一小块儿点心,神宫寺寂雷没有多少时间在家捣鼓这些精致又费力的小东西,他担心不合继子的口味,还特地去询问了收容所的同事,挑选了一家颇受好评的点心店,每次下班回家时带回来。

作为名为“麻天狼”的omage收容所的医生兼领袖,神宫寺寂雷的同事总是对这位温和稳重的领袖敬佩又关心。


等到神宫寺寂雷出门,饴村乱数才从房间里出来,他的房间和他平时的形象大相径庭,白色而尖锐的家具在黑暗里显得相当扎眼,墙壁上用对比强烈的艳丽颜色喷上了涂鸦,女人在把神宫寺寂雷带回家前就强调要他把屋里的东西换成更柔和的风格,但饴村乱数不想听她的话,反正他几乎不会待在这个房子里,最近的乖巧只是做给神宫寺寂雷看的。

他走到餐桌旁边,上面放着配好的药和一块儿草莓慕斯,饴村乱数盯着蛋糕看了一会儿,他拿起叉子,犹豫了一下,挑了一点奶油。

“……好腻。”

蛋糕同药片一起进了垃圾桶。


怎么说呢,写原文向的,搞cp的,搞oc的,搞设定的,改写意难平的,甜的虐的贼几把怪的,谁也不比谁高贵。

只要产出质量好,没ooc的过分,都是好粮,都能找到自己喜欢吃的,都是同人,也没必要撕来撕去,cp掐架也好,嫌oc碍眼的也罢,还是有饭吃,没饭吃那有一篇是一篇都是宝,当然,前提也是,别太脱离原著设定,原著角色别太ooc,但你要说离主角远了,改剧情了,嫌人家写的短了,嫌人家改的不合心意了,就离谱,这本来就是同人,同人!谁都不是权威,同人本就和原著有本质区别,同人应该开放,包容,对待过于玛丽苏龙傲天,文笔不好画技不好的,麻烦您提建议时友好有礼貌一点,谁都有黑历史。您不喜欢的话别点进去,手滑了麻烦自行退出,产出者也需要自觉打上避雷和tag,如果忘记了麻烦建议者和产出者都和和气气的,别动不动就滚出原tag的,都是作品同人谁也没有资格说这种话。

说到底还是不够开放包容,素质不到位,上网冲浪不带脑子,不思考,听风就是雨。

置顶

苏许北(称呼随意)

#是加州清光梦女(重点)不雷同担

究极混乱杂食人,所以可能会在同一合集里看到一个人的攻和受向。

主要产出诡秘/drb/刀乱同人/自家世界观oc/偶像梦幻祭2

诡秘主要为蒙克,伦克,其他克受向也都没有问题,但也会看到我的克攻产出。

drb主乱寂,三二,不过也有友情向和其他cp。

刀乱主要为刀审向,多女性审神者,目前不会产出刀剑之间的cp,但有亲情向,其次是我自己的梦女文,梦女文和其他原创审神者不会混淆。

oc正剧和我口嗨的cp设定可能有冲突(bg,gb,bl,gl 都有……顺便我喜年下(

偶像梦幻祭主磕巽露,燐露燐,尼燐尼,琥珀斑,一燐……但本质还是杂食党,队伍主推cb,园。


也会有一些别的作品的同人产出,大概率是文炼,食之契约,《夏洛克:未叙之章》……


如果有意见的话,私信和评论都可以提出来,但请有礼貌,不要骂人,也不要阴阳怪气,同人产出,谁也不比谁高贵。大家都是做饭人干饭人罢了。

切记,切记,这里是究极杂食,请不要在我的产出下面骂我,更不要辱骂我的角色(如果是很恶心的角色写出来我自己就会骂,这一类无所谓)。


深红

#伦克伦无差

#ooc谨慎观看

#灵感来自深红·Beloved(不过基本看不出来……)


这是一个神明的故事。

请不要误会,它并非“上帝”所空想,也非“0-08”的恶作剧。

更确切的说,它是一个梦,一个深红色的梦境。


那么,故事开始了。


灰雾弥漫,将大地上的一切笼罩其中,即使有红色的月光照耀,这篇失去神明庇护的区域也没有生物敢离开自己的巢穴。

在呼啸的风中,巨大而透明的,不可名状的蠕虫状躯体闪烁着复杂而神秘的花纹从这浓郁的灰雾中现出,祂悄无声息,仿佛是一个幻觉,就这样凭空出现在荒芜的大地上。

一声悠远缥缈的叹息声自灵界传到现实,最终同风声一起消逝在空中。

一切归于寂静。


虽然有如此克系的开头,但这确实是一个普通的故事,一个普通的梦境。


“也许,你能够帮到他。”

面带黑纱的长裙女子微笑着对祂说。

“……”年轻的天使难得地沉默,祂有些紧张地扯着衣袖,直到衬衫变得皱巴巴的时候才回应。

“您是这样认为的吗。”

“我曾经也这样想,但……”




“我不可能回去了。”




对方说出这句话时的表情仿佛还在祂眼前,祂闭上双眼,像是在犹豫着什么。


“伦纳德。”黑夜的母亲带着静谧的声音道:“他曾经说过,他将永远记得,他是他,而不是祂。”

“试一试吧。”



祂最后还是点了头,不知是因为自己,还是因为所信仰神明告知祂的,他说的那句话。

“他,吗。”

天使抚摸着自己的胸口,感受着连接自身的“锚”,而抚胸的右手上还带着血色的手套。


释放灵性,眼前的场景变得浓郁绚丽,世界仿佛变成了一副由画家泼洒而成的画作。在充斥着抽象标志与非凡生物的灵界,天使熟练的找到了那一处灰雾弥漫的地点。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


通过祈祷的定向回复,祂登上了源堡。源堡之上,恢宏的青铜神殿上同他沉睡前一样,长桌上已没有同伴们的身影,黑发绿瞳的天使顺着最靠前的位置依次向后点到。

“‘正义’小姐。”

“‘倒吊人’先生。”

“‘太阳’先生。”

…………

祂的声音在最后一个座位时停下,许久后用极低极低的声音道:“……世界。”


和愚者。


最上端的青铜座上已经没有了神明的影子,就连一只看家的灵之虫都不剩,天使定了定神,走近上端,释放起属于“梦魇”的能力。

有了之前的几次失败,这次进入旧日梦境意外的轻松,祂本来已经做好了再次被拒绝的准备,但对方却对他打开了进入梦境的门。


“……诶?”天使有些意外,祂眨了眨眼睛,自从祂成为圣者之后就几乎没有做过这种有些显幼稚的动作了。

天使看向四周,映入祂眼中的是一篇热闹的街市,人来人往,但是毫无声息,空中灰雾弥漫,为这场景再添一丝诡异,但拥挤的人流丝毫不觉。

天使处于人流之中,祂正准备四处转转,一个身影就以极快的速度朝着祂跑来。

“抱歉……!”祂来不及侧身,软软的身躯就撞到了祂的身上。天使下意识地道歉,却发现————这孩子没有脸。

并非是恐怖的面部平滑的无面人,而是被一片灰雾阻挡,微微透着血红。

天使迅速地做出防御的姿态。

孩子仿佛被这样的动作吓到了,他微微后退,有些不稳地坐到了地上。

祂回了回神,看出一丝不对。

他们身边的人……都没有反应。

天使依旧保持戒备,观察周围的人。人群挤搡,几乎没有下脚的地方,这些人都有清晰的面容,有的像鲁恩人,有的像因蒂斯人,有的面容熟悉,有的全然陌生。

他们的共同点是,他们后颈都连着一条红色的细线,而这些细线都归于————

那个孩子。


他的身体呈现出一种不自然的透明感,无数血红的丝线都连接着他的背部,或者说,这些细线本就自他而出,在他体内交错而成一个巨大的结。


像是察觉到了天使的目光,孩子小心翼翼地抬起头,在看到对方面孔的一瞬,他脸上的灰雾翻腾起伏,浑身的皮肤出现融化的趋势,有些部位甚至形成了无数半透明的蠕虫。

“克……!”一个名字在天使喉咙里冒出半个音节又咽下,祂迅速地使用了‘静谧’的能力,低吟出一首诗歌。

“这静谧如雾的夜晚,

玫瑰也为月的光芒

低声歌唱,

我的友人

何时归故乡;

这鲜红如绸的花瓣,

明月也为它的芳香,

编织光芒,

我的友人

何时归故乡……”


在熟悉而温柔的声音和属于“静谧”能力的影响下,孩子慢慢稳定了状态,皮肤恢复了刚才有些透明但平滑的状态,面部的灰雾不减,但体内的血红色似乎淡了几分。

随着最后一只蠕虫消失,孩子慢慢地站起身,他仰头看着天使。一只略微透明的手紧紧的抓住了面前年轻人的衣摆。

“真是的……”祂在他沉睡后第一次笑出声。

“现在可是要我来救你了。”


“克莱恩。”



孩子,或者说克莱恩,被年轻的天使抱在怀里,伦纳德原本以为这个姿势会被那些自克莱恩背部而出的丝线阻挡祂的视线,但事实上它们和它们的主人一样,处于一种半透明状态。

“就像是眼前蒙上了一片红色的纱布……”

祂嘟嘟囔囔地说着,顺人流一起前进。

“……”克莱恩没有再反应,他搂紧了伦纳德的脖子,把头埋在对方墨色的发丝间。


人流如涌,如果不是这里笼罩着灰色的雾气,并且没有任何声音,任何人都会觉得这是真正的集市,与任何一处充满烟火气息的集市都别无二致。


伦纳德看着陌生的金属色大楼,发觉自己已经离开了前一段梦境。

“看,克莱恩。”祂放下怀里的友人。

“我们到第二关了。”

克莱恩——现在他自己是少年身形了,变化发生在伦纳德放他下来到地上的几秒里。他的身体先是开始融化,之后又变化稳定为少年,现在看着凝实了几分,不再像半透明体,而体内的血红色则一下消失了将近三分之一。

少年牵住对方的手,仰头看了看挂着微笑的年轻人,向着前方飘着雪花的平原走去。


平原上废墟一片,到处是倒塌的房屋和各种用具以及零零星星几辆车,只剩一座十来米高的大楼依旧屹立在这里,伦纳德握紧了克莱恩的手,慢慢走近了这栋建筑。

“*******?!”

“***……”

“**……****!!!!”


………………




这里不像之前的热闹场景,仿佛一出独偶戏,除了它有了一些闷闷的声音外就再无趣处。科研人员装扮的男子独自在金属色大楼前急匆匆地走来走去,像是在不停的工作,进出着一间间办公室,但他时不时会停留在某处,像是在和别人交谈。

伦纳德忍不住看向克莱恩,对方灰雾掩盖的面容没有一丝波动,依旧安静地直面前方。

变化出现在一个瞬间,男子仿佛看到了什么,面容极度惊恐,他跑向大楼,但他无论哪一把钥匙都打不开大门。他瘫坐在地上,像是认清了现实,慢慢闭上了眼。

之后时间像是静止了,一切如同凝固了一样。伦纳德的手被松开了,他下意识看向身边,少年已经变成了青年,但他的打扮十分的奇怪,上身是休闲宽松的白色短袖,下身却是正式的西装裤和皮鞋。

克莱恩的状态并不好,他又变成了那种不稳定的状态,脸上半透明的蠕虫爬进爬出,红色的丝线变得鲜艳。。

与此同时,周围的场景迅速变化,稀薄的金光从天际升起,广阔无际的金黄色海洋出现在两人脚下。一个男人从金色海洋中出现,他的手指向天空。


“**,***。”


神明从混沌中现世。


这次伦纳德没来得及使用能力,因为克莱恩的状态在场景稳定时就已经恢复了,身体基本处于正常状态,不再显得透明,他身上的衣服也变成了一套合适的正装。

克莱恩转过身,伦纳德发现他脸上的灰雾稀薄了一些,能够看到模模糊糊的五官,其下的血红也只剩浅淡的一点。

深红的丝线聚拢又消失,编织成一座繁华的都市,最让人惊奇的是,一轮银色的月亮挂在灰雾弥漫的天幕上。伦纳德看到克莱恩转过头对自己露出一个像是笑的表情,然后对他弯腰行了一个欢迎礼。


欢迎来到,我的故乡。


霓虹灯璀璨夺目,热闹喧哗的声音响在耳边,伦纳德听不懂这些人都在说什么,但他能够看到,在这座城市里,男女老少都笑着走在路上,他们的身边有着朋友,亲人,爱侣……每一个人都是幸福的模样。

“…………停下吧。”伦纳德一言不发地握住了克莱恩的手,对方略显模糊的脸上显出苦涩的表情,继续坚定地向前,逆着人流而去。

“克莱恩!”

伦纳德喊到。

“我不知道你怎么走过了这一路,我也没有陪伴着你去面对那些危险……”

克莱恩的脚步慢了下来。

“我没有资格说让你为我们担负末日,我们等的不是作为救世主的愚者——”

伦纳德紧了紧两人握着的手。


“我们,在等的是克莱恩·莫雷蒂!”


克莱恩停住了脚步。


“克莱恩。”伦纳德看向面前面容清晰熟悉的青年。

“我们关心思念的,仅仅是你。”


“从悲伤的梦境中醒来吧。”


一切在瞬间分崩离析,荒芜的大地上,血红的圆月闪烁。


灰雾蔓延,庞大的透明躯体迅速缩小变化,无数透明蠕虫最终组建成那个他们熟悉的年轻人。


他们熟悉的,克莱恩·莫雷蒂。



关于神明的故事到此为止,但现实中,生活还在继续,也许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天使和神明,会一起去重新创造那曾经的“奇迹”。




源堡,青铜座上,沉睡已久的诡秘之主睁开了眼。他略显疲惫,但眼中却有着久久不曾出现的光亮。






关于中间造带星号的话:

实验有重大进展?!

不是的……

不是……不是这样……

…………

“要有光。”


中间的诗是原创,目的性很强……




光(2021饴村乱数生贺)

“那就说好了。”作家也露出了笑容。

“毕竟我们可是——”蓝发的赌徒向他抛了拋骰子。

“Fling Posse!”

 

距离第二次ballte已经不远了,年末的原因三人也忙碌起来,白天赶稿的赶稿,去赌场的去赌场,晚上就凑在饴村乱数或者梦野幻太郎的家里开小会议,讨论技巧和战术,偶尔也聊一聊饴村乱数的问题。

“呃啊…马上就要第二轮batlle了呢…”青年倚在靠椅上无聊的转圈圈。“真不想看见左马刻那张脸…”

“没有办法哦,乱数。”梦野幻太郎放下手中的钢笔。“除了去找那个叫零的家伙,唯一的办法就是通过batlle变得瞩目,我们走的越高,也就越安全。”

“嘛——我知道的啦。”饴村乱数小声嘟囔。

“还是打不起精神的话,不如来猜一猜今天帝统会什么时候来吧?”

“诶?这也没什么意思嘛…”看着队友的笑容,这位涉谷著名的设计师还是顺了对方。“那好吧,我猜是两个小时后。”

“六点吗?那小生就猜一个小时好了。”

 

“滴答,滴答,滴答……”两个人在设计稿和文稿中快速的度过了几十分钟,看着逼近五点的时针,饴村乱数向梦野幻太郎挥了挥手中的铅笔。“如果过了五点,我可就赢了哦。”

“叮咚——”是门铃的声音。

“看来幸运女神今天站在小生这边呢。”梦野幻太郎冲他笑道。

“嘛——”饴村乱数撅了噘嘴。

“呼啊,幻太郎,你怎么才来开门——诶?为什么乱数也在……唔!”有栖川帝统刚提出疑问,就被梦野幻太郎友好地捂住了嘴。

 

“啊……因为今天赌场没有什么人,所以我就提前过来了。”有栖川帝统瞪了梦野幻太郎一眼。“没有什么别的事。”

“这样啊,那你们两个刚才在说什么?”饴村乱数挑了挑眉。“难道——帝统和幻太郎想要恶作剧吗?”

“当然不是!我只是和幻太郎说了点,说了点……”有栖川帝统想要找个借口,但卡了半天也没有想出来。

“笨蛋……”作家对自家三番的智商已经没有指望了。

“喂不要随便说我是笨蛋啊!!!”

 

“啪!”

正在两个人争吵的时候,屋里的灯忽然灭了。

“好,好黑……”

“我去找一找电闸!”

在一阵翻找的声音中,光亮随着小礼炮的声音返回了这个房间。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乱数。”

 

青年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蔚蓝的水面倒映出面前的队友。

“今天可是你的生日,大设计师已经忙到连这个都忘掉了吗?”

“这一天可是很重要的,来许个愿吧。”

 

烛光给三个人的面颊都染上橘色的光辉,饴村乱数在这一刻再次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自同伴而来的支持和爱。

 

眼泪已经在不知不觉中顺着脸颊落了下去,饴村乱数胡乱擦了几下,重新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

 

“我的愿望是——”

 

我们是永远的,Fing Posse!